{旧金山} 午夜抵达旧金山

 


(为何上的照片不是晚上?因为根本没拍照——初来报到,一手拖行李一手拿地图,要认路要问路要看路标,根本没机会拍照。T^T)
2013.05.23

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看见电车爬上坡的情形,当时正拖着行李在10度的午夜街头走了至少八个街口,打算要越过Powel Street时,电车叮叮叮地慢慢爬上坡,在我前面经过。当时我兴奋得直指着电车,示意随后跟来的同伴看,心里在欢呼:我真的来到旧金山了!

乘坐国泰航空,在香港有六小时的转机空档,特地溜到香港岛乘坐叮叮,再吃了一顿烧腊饭和打包几件蛋挞回机场。乘上飞机时,抵步美国时,入境美国时,都不及看见一辆电车来得兴奋。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。

接近午夜抵达美国,非美国公民的海关大排长龙,被海关人员叫去了美国公民的海关口排队。递上入境表,被问到我带了什么食物入境,答“香口胶”,对方笑了,“香口胶才不算食物呢!”在我的入境表划了几划,写上“gum”,盖上印章,没有传说中的问长问短,故意刁难,我就这样入境美国了。在另一关口交入境表,官员指着我手中杂志封底的照片问:Is that you? 呵呵,我也希望是啊。海关官员即定的铁面印象今晚统统对不上。

从多伦多飞过来会合我们的侄女班机稍迟,大伙在大堂等候,我忙上忙下,找厕所,索取免费地图、旅游指南,到询问台问通往BART的出口,找wifi手机上网……突然被同行的香姐喝住:“陈豪在你面前没看见吗?!”咦?怎么回事?刚才跑上跑下之际,的确眼角瞄到香姐正开心地与一班中青年人合照,心想:“居然给她在这里遇见朋友,真巧呐!”原来夹在当中、戴黑胶框眼镜的唯一男生是明星。

没图没真相——兰表姐与陈豪合照。

终于等到侄女,香姐又忍不住分享刚才的碰星经验,侄女一脸蒙然地“啊……”回应,我们都是没看港剧的孩子,有眼不识泰山。

飞印度与韩国偶像团同机,在美国机场遇见港星,我可以期待下次飞行的碰星机会吗?

出发前做了功课,从机场到市中心有三个选择:
A. 乘BART在Union station下车,爬一段上坡路再步行到酒店(或在那里搭的士),BART$8.50,的士不详;
B. 乘BART在较远的Montagamey下车,然后搭的士到酒店(据说这里比Union station容易召的士);
C. 直接召的士,一辆车至少$60;
怕步行怕麻烦的香姐,选C;我想省钱,想体验当地交通系统,再考量大家的行李数量,选B;香姐老公叻叔是省钱大王,选A。

BART就在机场,从Terminal A乘手扶电梯上二楼就能看见指示牌。BART柜台后的大妈知道我们的处境,告诉我们在Union station下车,那段上坡路会爬死我们;于是直接给我们建议:Mongogamey下车,虽然要走10个block(9个街口),但平地不费力。好吧,就听她的。大妈突然告诉我们赶快买票,快铁就快开了。虾米?!在柜台说了这么久我根本没留意月台停着一辆快铁。

大伙冲到自动售票机,傻眼,怎么操作?大妈就像超级英雄影片众人遇难时适时现身的超级英雄般,出现在售票机旁向我们要了小钞(可找零钱,但别太大面额),以快得让人难以相信的速度给我们买了五张票(售票机一次只能买一张),再助我们过旋转门,我最后一个进入车厢,还能听见大妈在月台祝我们一路平安。门在身后关上,快铁即缓缓开动。呼,好惊险。

从Montagamey出来,接近午夜的旧金山非常冷,马路上冷冷清清,行人也没几个。找到了Bush st.直直走,经过中国城牌坊黑漆漆冷清清,两边商店已经打洋,依然亮着灯的招牌让大街不至于太暗。大妈说是平地其实有一段斜坡,寒冷的夜里拖着行李爬坡,我鼻子被冻得快塞了。身后已经传来香姐的抱怨,问到了没每次都骗她还有三个路口,过了三个路口又答还有两个路口。

然后我就在Powel st.看到了那辆电车。当它消失在前面的山坡,我往回看才发现Powel st.有多斜陡,足有45度吧!难怪BART大妈不让我们爬这段路。

初见电车的兴奋感尚未消失,连带惊叹于旧金山的陡坡,耳边又传来香姐哀怨的埋怨。

“到了!酒店就在前面!我看见了!”我骗她的。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