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贾斯坦后记

 

{吃在拉贾斯坦} 咖哩一点都不辣!
出发前曾担心印度吃的不外是咖哩,下场可能比在欧洲天天吃烧烤煎炸喉咙干痛更惨烈,没想到拉贾斯坦的咖哩非常温和,吃到最后还嫌人家不够辣,特地吩咐厨子要“indian spicy”,还是不辣!后来妹夫告诉我,南印度的食物比较辣,而大马印度人很大部分就来自南印度,才会造成“印度人嗜辣”的错觉。

也没想到这里的食物这么好吃,虽然大部分是素食,还是煮得稠稠的糊糊的,印度面包又干又粗,可一沾上这些糊状物,却是如此美味!一趟下来,我足足重了2kg!哎,想要靠素食减肥的朋友干脆打消念头吧。

很多游记都提到拉肚子,甚至有说“如果没泻肚子就不算到过印度”,很幸运的,我们一团19人没有一人中招,即使吃了几次街边食物,还能全身而退。但对于水源,没人敢拿自己肠胃挑战,于是每天买大支装矿泉水成了指定动作,而且至少要2公升才够。网上甚至有建议刷牙也要用矿泉水,做到防御功夫滴水不漏!我这神精大条的人往往醒来迷迷糊糊,要洗脸洗澡后才完全清醒,所以没照做。

至于同事朋友知道我要去印度都劝我去打的预防针,一支都没有打。当然预防针是打来让自己安心的。

{宿在拉贾斯坦} RM60住进君主房

因为是参团,我在住宿没做半点功课,一切由别人搞定,价钱也无从考究,只能说说我入住的体验。

新德里我们入住背包客区,Smily Inn躲在弯弯曲曲的小巷里,有两家分店,我住的是比较旧的一家,正门很窄小,登记柜台根本容不下我们18人,于是一些人只能站到店门外。第一晚睡三人房,小小的房间被大床挤得满满,只剩一条窄窄的走道,有个长柜子摆了一台小电视机。床单算干净,睡着也挺舒服;浴室看来是新装修,很干净,蓝色磁砖很漂亮,有花洒,热水相当充足。

最后一天同样住这里,这回被安排到另一间房,双人房比之前的小了近一半,厕所门甚至连关也不紧!向柜台投诉他们也没办法,反正只睡一晚将就将就,把房间里的小茶几推进厕所用来抵门,顺便放衣物毛巾,只要小心花洒别把衣服溅湿就没事。

粉红城斋浦尔的旅舍大概有四五楼高,有电梯,建筑新颖但乏味,最奇怪的是厕所地面居然比临室还要高,我们要小心别让厕所积水以免流到临室。所幸浴室相当大,花洒位置也不靠近门。双人房有电视机,还有一个很现代化的大衣柜,连带一个化妆台,让我们放行李啦、鞋子啦、杂物啦,放得不亦乐乎!

房间里还有个menu提供room service。我们就要了一份早餐,来个breakfast in bed。即溶咖啡还不错。

普希卡的Hotel Paramount很漂亮,它躲在一间漂亮的古庙后面,同样是车子进不去只能靠双脚,还要爬上近一层楼高的两道楼梯才到旅舍。它高高在上,据说是全普希卡最高的旅舍?,攀上顶楼可环顾小镇风光,可惜没能看到湖,即使从旅舍步行到普希卡湖只要几分钟。

旅舍建筑非常古老,雪白色的墙面还有人手绘花。旅舍房门用古老的门锁,地面是漂亮的磁砖,床头有个壁龛被我当成床头几,放水壶放眼镜。房间有两道小小的门,一个是厕所,一个打开来,居然是天台!这天台地面比房间高出许多,高度超出我的膝盖,每次上天台都用爬的,而天台边栏却很矮,相信这本来是供人倚坐的窗台。印度人果然随意,改建不按“建筑安全守则”。

只要不介意栏杆太矮,坐在天台上吹吹风、看看风景,还是挺不错的。而且同一个天台,右边是日落,左边是日出。

因为是老建筑,每间房间格局和大小都不一样,也并非每间都有天台。有两位队友很幸运的被安排在Maharaja room,房间就这么独立一幢高高在上,还有自己的私人楼梯和长长的天台。上网查看过,即使Maharaja room也只需要不超过RM60一晚。

老建筑唯一让我介意的是老厕所。我们房间的厕所很窄小,天花板底底,也用以透光的洋灰雕花通风孔很多灰尘,马桶圈旧旧黄黄,马桶圈还是我小时记忆中的黑胶圈,每回坐在上面都要出动“马桶纸垫”。花洒老老旧旧,很多时候没有热水。

蓝城焦特普的Yogi House在网上很多游记都能看见,可见是背包客的最爱。旅舍深藏在七弯八拐的小巷子里,却有着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宠大拱门入口,似是平房区里的一幢豪宅。事实上,深夜来到,穿过暗幽幽的小巷子里,踏入这间旅舍时,我有一种闯入他人豪宅的错觉。穿过拱门是旅舍的庭院,再爬上一道楼梯才到旅舍,中央有个室内天井,采光度很好。

登上二楼,顿时被蓝色世界包围,我们房间也是一天一地的蓝,是一间小小套房,一边是小天台,站在那里迎面就是对面人家的屋檐。房间家俱似乎都是古董,木制家具重甸甸的,地毯因为我们穿鞋踏来踩去似乎很多灰尘。虽然是老建筑,所幸浴室是新装修,非常非常宽畅,是这次几个城市中我住过最大的一间。

爬上顶楼是他们的餐厅,有Maharaja座位——拉贾斯坦君主卧位用餐那种座位,虽然有华丽的靠背又有小枕头,但坐位太高,弯腰吃饭很不舒服。餐厅周围能居高临下看蓝城,远处是城堡,景致一流。

黄金城斋沙默尔我们住城堡外围的Golden Palace,步行到城堡只需10分钟,爬上旅舍顶楼餐厅——在拉贾斯坦,永远都要有个顶楼餐厅——可以看见似土蜂窝造型的城堡。

旅舍包括顶楼共有四层楼,二楼有个室内天井,据说用来收集雨水,可是这房间的住客下雨岂不要冒雨进出?

我睡底楼。这次我全程被安排与60岁的退休老师同房,领队应该是考量到她的年龄于是安排我们睡底楼。我有“能选择就尽量不睡底楼”的怪癖,有一种奇怪的、说不出来的不舒服,总是要爬高睡,即使睡底楼foundation也要够高,如果有个地下室就更好了。可能我睡觉不爱接地气。
我们卧室有一道通往外面的门,门一打开就是泳池。不过在寒冷的十二月没人有这份闲情意志跳进泳池。

早上别太早起来,因为工作人员来不及烧材给你洗热水澡。

{印度的服务速度}

这里有世界最快的三轮车——嘟嘟,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左穿右插,很快就把车后座被甩得乱七八糟的游客送到目的地。可是这里也有世界最慢的服务,一顿晚餐等上半小时你就要谢天谢地了,太早点早餐还要等他们烧水。

印度人做事总是按他们的速度,急不来。你催,他说没问题;你质疑,他说没问题;你急是你的事,他们依然随自己的速度做事,总之你放心,一定帮你把事情办好,差别只在天黑之前和之后。

{捎张明信片}

拉贾斯坦只要是旅游景点,必然有卖明信片,从书报店、纪含品摊位、杂货店,到城市宫殿官营的纪念品店都有,甚至还有明信片专卖店。印度人个个都是生意人,卖明信片给你,还提供邮票和邮寄一站式服务,然后顺理成章收取服务费。

因为太方便,我根本不需要找邮政局,倒是在蓝城焦特普的大钟楼脚下,无意中发现了邮箱。你可以在市集门口旁的一间大书店买邮票(每张会多收一些小钱),然后把明信片投入大钟楼下的邮箱即可。邮箱很矮,长得很低调,还会被泊在那里的嘟嘟遮挡。但只要你绕大钟楼脚一圈,一定能找到。至于黄金城斋沙默尔还找到了邮政局,就在城堡大门左边的菜市场对面,一间毫不起眼的石屋,里边只有两扇像监狱的铁窗,在这里买邮票是不附加任何费用。你没看错,这个就是邮政局。

而斋沙默尔城堡外大树脚下,就有一个邮箱。

印度人特爱拍照是事实,而他们拍照后索钱也时有所闻,这也是令我拍照有所忌违的原因,只敢偷拍路人不敢正面直拍,回来见队友还有领队们拍的照片,一张张当地人笑容燦烂,或装酷的照片,构成一副副漂亮的人文摄影。也许是我想太多,好吧,我决定以后还是放胆去拍!如果真的被讨钱,30卢比也不过是马币1.60,真的不想给,麻装傻走人好了。

 

4 thoughts on “拉贾斯坦后记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