务边也有壁画

 

大马近年壁画风行,怡保的壁画后巷越添越多幅,我却迟迟没去看,反而知道务边的壁画之后,马上呼朋唤友同去。近的不看看远的,人就是这么犯贱。总是有一种心理,觉得它反正就在那边随时可以过去,拖着拖着就搁了。

而务边的壁画更有互动,也是吸引我的原因之一。

转过交通圈,把车停在怀古楼前,马上就发现第一幅壁画,在对面的店屋——Adeline resort的办事处外面。排排坐,玩石子。用汽水瓶盖充当石子,照样玩的不亦乐乎。
汽水可是真的噢。

往交通圈方向走,右边路旁就出现了这幅坐motor的pak cik和卖榴连的mak cik,箩和motor可是实物呢!
往交通圈的另一条大街走,左手一间独立店屋墙面画着琉琅女和采锡矿工的壁画。
务边当年因采矿业而繁荣,也跟随采矿业没落。如果是在美国,应该又是一个ghost town了,我们大马地不大,务边也不算太遍远,总算不会人去城空。

往同一条大路走没几步,就看见两幅有趣的壁画:卖面阿姨和吃面小孩。
“老板娘,来两碗务边濑粉。”
咦,怎么我的濑粉还没送来?
卖面阿姨对面一小片公开的庭院,那里有“甘榜屋里的小孩”。这应该是务边壁画中最3D最多互动的一幅了。
再往前走,还有这幅醒狮图。
意犹未尽。这其实是去年12月拍的,据知今年添了几幅新画。
回去取车,经过一个卖豆腐花的小车子,买了一碗黑糖豆腐花。好久没吃豆腐花了,想当年放学后妈会开车载我们到奇峰吃豆腐花(当时还是楼梯脚的一间小店),而且还是drive-thru的。这碗豆腐花非常非常滑嫩,黑糖甜了些,或许比较适合冷藏吃。

务边的老店屋,希望荒废的店屋能找到珍惜老屋的人,给它们重新修复。

黄昏下的务边,这间全木板的校友应该曾经很热闹吧?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