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蛋禁肉之后的大解放

 

在普什卡过了两天无肉无蛋的日子,倒也相安无事,可一离开圣城,却被挑起了蛋肉瘾,一连两天猛吃肉吃蛋,像是要把之前“亏”的都双倍吃回来。

17.12.2012

在久德浦的第一个早晨非常非常冷,静止的空气像身在冰室。在依然沉睡的旅舍里上上下下拍照,遇到二楼同团的年轻夫妇,他们想要洗澡可是没有热水,到底楼刚好看见一个员工,说热水要半小时后才有。这种天气没热水,我实在没有勇气洗澡。来到这里,我已经从一天洗澡三次的习惯,变成一天或一天半才洗一次。

▼ 旅舍一共三层,顶楼是餐厅。

▼ 到顶楼用早餐,才看见周围一整片的蓝。之前仅在五乡地看过类似景致,如今却身在其中,被一整片层层堆叠的小方屋包围。

▼ 早晨的久德浦,天空没有很蓝,这里看蓝城也并没有很蓝。

▼ 好想拥有一个这样的天台。

▼ Yogi’s guesthouse的简单早餐,一杯热水(用来泡自家带来的三合一即溶),几片白面包和牛油,是最快最“安全”的。
拉贾斯坦服务以慢闻名,早晨点热咖啡必须等他们烧开水,点需要烹煮的早餐可能要半小时,一名队友Jeanne赶时间要求“最快的早餐”,端上来一碗cornflakes,淋上一大陀的yogurt,Jeanne说这是她吃过最恶心的早餐。

在普什卡被禁肉,大家早就想念肉香,偏偏入住的旅舍又是一家素食的。附近另一家旅舍知道我们想吃肉(当地人消息可真灵通),每次见我们经过就高喊:“We got chicken!”,于是今晚大队吃肉去。点餐时,大家彷佛饿了整辈子,火力全开点了数款不同煮法的鸡,还有羊,还有蛋。因为我们人数实在太多,每次都把人家小小的餐厅坐到曝满,还出现餐具不够的情况。这次担心的是:他们的鸡肉够不够?下单后等了半小时,有人开玩笑是不是餐厅鸡肉不够,派人出外买鸡去了?

等了一个小时,终于有菜陆续上桌,咖哩鸡、咖哩鸡蛋、咖哩羊肉、干煎咖哩鸡、咖哩羊肉……全是躺在粘糊糊香料酱里,卖相几乎一致,口味却略有不同,而且没一道是辣的——后来才发现拉贾斯坦的料理并不辣,即使我们特地点了local spicey——正合我口味。带着香而不呛香料味的粘稠咖哩,沾naan一流!

▼ 从顶楼餐厅看见的梅兰加尔堡,当局还装上照明灯照亮城堡。

▼ 城堡下的民宅。

▼ 夜的久德浦街道。

18.12.2012

久德浦除了以“蓝”闻名,还以蛋闻名。什么蛋那么厉害?其实只是一份很简单的煎蛋,因为“旅游圣经”Lonely Planet推荐,小小煎蛋摊马上曝红,世界各地旅人慕名而来。出发前看过一些游记,说真正美味的是另一家,两家我都要试!两家店都在Sardar市集城门外,一左一右;两家都寄居在杂货铺一角,摊位前摆几张椅子,食客就坐在路边吃;LP推荐的老伯煎蛋摊靠近大路,小伙子的煎蛋摊靠近城门。当团友直走向老伯煎蛋摊,我拐向更近的小伙子煎蛋摊,要了一份masala omelette。老伯那里因我的16名团友而热闹哄哄,我这里只有几个当地人。等待当儿翻看小伙子的留言薄,其中一段写着:“一定要配他家的special sauce!那美味,简直可称SUPER sauce了!”很可惜小伙子说他的sauce用光了。啊,那A这样。

煎蛋很快就到,咬一大口,煎蛋很香,可味儿比较淡,有点小失望,不知配了酱汁会不会美味到飞起?过去老伯的摊位八一八,看谁愿意给我试一试。队友都是好客之人,我试了两款,包括镇店之宝masala cheese omelette,老伯的煎蛋加了美奶滋,香上加香,好吃!这一比把小伙子给比了下去,但口味实在很个人,而且我与他家的sauce擦肩而过,如有机会,不妨再给他机会。何况小伙子Vicky又帅又健谈——喂,放错重点了吧?

▼ 两家的煎蛋卖相都差不多,这次对垒,老伯胜出!

现场所见,老伯人气也当红不让,小小摊位人越来越多,位置不够坐,有游客索性站着吃。小小一个煎蛋也能有如此魅力,也许在吃多了糊状蔬菜料理和印度面饼,煎蛋很容易就成了最贴近家乡的美食。不知当初LP记者初尝煎,是否也是如此?

 

One thought on “禁蛋禁肉之后的大解放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