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德浦,住进那一整片的蓝

 

为何久德浦的建筑都是蓝色?流传最广的说法是:最高种姓Brahmin用蓝色显示地位,另一种说法是蓝色有驱蚊作用。我们在某家餐厅用餐时,才从老板(或领班)那里知道蓝成之所以蓝的真正原因:地理环境导致这里白蚁滋生,侵蚀破坏当地以稀石灰粉为主要建材的建筑,人们发现铜盐能驱赶白蚁,于是在稀石灰粉中参入铜盐,而铜盐遇水会变成蓝色。由于当年只有最高姓种Brahmin有能力添购铜盐,因此造成“Brahmin用蓝色显示地位”的错觉。

16.12.2012

前往久德浦(Jodhpur)的过程有点小凸槌,路上还发生了追火车事件,倒也为这段旅程增添了不少趣味。话说火车临时停在另一个月台让我们差点误了班车,赶上了火车,早上吃的素咖哩和Paratha早已被耗光,车上啃了点饼干但实在想要吃点像样的食物,邻队老神在在说会有人上来卖吃的,可是等到天都快黑了,连茶水也没有。

今日教训:印度国铁绝对没有“绝对”。

火车一路走走停停,有一站停得比较久,突然有人说赶快到月台买点吃的。饿扁的人一听“吃”这个字,马上抓了钱跟着下车。不远处一家小店堆成小丘的炸圆饼很吸引,于是要了一个,10卢比也不知里边是什么馅料。同队那位退休老师还在用眼睛检视炸圆饼以外的不知名炸物,小贩突然指着我身后:“Train, train moving.”

印度火车跑起来虽比较吵,开动时候却是悄然无息的。赶快让老师先上车,所幸她本就是体育老师身手敏捷,我跟在后面,有惊无险跳上火车。回到座位,惊魂未定,就听其他队友说咱们的邻队上错车厢,如今被隔离了!

怎么我们在印度每天都有惊奇事上演?

▼ 为了买这一些,差点连火车都赶不上。

拉贾斯坦的旅舍,很多是连嘟嘟都开不进去的。新德里的Smily Inn,Pushkar的Hotel Paramount Palace都把我们丢在路边,自己背着行李走进小巷子,所幸都离大路不远。这次久德浦的Yogi’s Guesthouse简直是隐藏在巷子深处。接近凌晨时分,我们再次被嘟嘟弃于路旁,寒夜中背着行李在邻队带路下钻入小巷子,左转右拐,掩鼻经过垃圾堆,没有路灯黑麻麻的也顾不得是否踩到黄金,然后拐入更窄小的巷子,挖沟工程让已经很窄的路面更窄,甚至无落脚之处。

正当我心里碎碎念:什么鬼旅舍如此隐蔽,眼前出现一个足有两层楼高的古老拱门,什么“眼前豁然一亮”,“柳暗花名又一村”的形容词全涌入脑袋。穿过拱门,一座四层楼高的蓝色古老建筑矗立眼前,典雅精致,灯火通明,如果这是民宅,必定非富即贵。我想,这么漂亮的旅舍必定有个象样的正门,而刚才那个应该只是它的后门。

第二天我才知道,那是它唯一的入口,满目仓夷的小巷是它唯一的通道。

Yogi’s是一座已有200年历史的古宅,内部也漆成蓝色。我们爬上二楼再上三楼,一路赞叹内部装潢。来到顶楼,赞叹声更是不绝于耳,夜色下万家灯火,还有山上宏伟的Mehrangarh城堡,在灯光照耀下一片金碧辉煌,更是迷人。如果不是风太大太冷,坐在餐厅露天座位边吃晚餐边欣赏夜色,还真不错。

▼ 今晚我睡这里。

▼ 墙上的电影海报。

▼ 房间有个很小很小的阳台,站出来就看见对面人家的屋檐。

▼ 很多拉贾斯坦的旅舍都是由豪宅改造而成,于是其中一间房外有个半隐蔽的小客厅。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