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shkar,圣城的大麻初体验

 


看见去年的领队助手阿凯在facebook分享人在印度的照片,才想起去年的今天,我人在拉贾斯坦。都已经过了一年,我的游记却迟迟没更新。拖延症果然是绝症。

好吧!我决定在今年结束前把去年的印度游搞定!……没搞定也要至少完成一半。
以下部分文已在《Let’s Travel》刊登。

14.12.2012

从一开始,Pushkar就是我想到印度的原因之一,也是我选择参加levart的原因——其他团都不会见到Pushkar的影踪。之所以想去Pushkar,是被网上的照片吸引,对这宁静的湖边小城很好奇,然后慢慢从别人的游记认识了这个让旅人们魂荧梦系的地方。

这里没有火车站*,要到普希卡,必须乘搭火车到最近的城市阿杰梅尔(Ajmer),再转搭小巴或嘟嘟,翻过一座山才能看见它。也因此,这座隐藏在山后的小城,更予人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。
* 2012年

过了山,风景一转,道路两旁全是土黄色的沙漠边沿地带,贫民在树下搭起帐篷就是他们的家。小巴从风沙飞扬的柏油路拐进一条民宅夹道的小巷——印度典型的街道——进入Pushkar市中心。小城车很少,事实上两天下来我好像没见到一辆车,少了尘土飞扬,更多了恬静。在经历Jaipur的疲劳轰炸后,Pushkar的清幽是多么的难得,走在街上连脚步也慢了下来,感觉好轻松自在。

Pushkar的梵文是"莲"和"手",有手中莲花的含意,在印度教的神話中,创世之神梵天(Brahma)在静坐时,手中莲花花瓣遗落人间而形成圣湖,可以说,这是"因花而生"的小城。信徒相信湖水能洗涤业瘴净化心灵,于是这里也是教徒一生必来朝圣之地。

这里人口不多,却有超过500座庙宇,是名副其实的圣城。小城很小很小,只需一天就能用脚走透透,正是我最喜欢的小镇模式。城里不见嘟嘟,电单车倒有,也跟印度其他地区一样喜欢鸣汽笛。这几天我观察到当地人鸣汽笛,不止是"闪开","让路","我来了",居然也有不少是"哈啰"。也见不少老外骑电单车走透透,"入乡随俗"鸣汽笛,但比较温和就是。

{一个天台看尽日出日落}

我们入住的是Paramount Palace,号称全Pushkar最高酒店,爬上高高的楼梯到旅舍lobby,然后爬到楼上房间放下行李,再爬上几道弯弯的楼梯到顶楼餐厅。通往餐厅的楼梯躲在角落,让我找了好一会儿,但我真的很喜欢老房子这种不按牌理的建筑格局,像是在跟访客玩捉谜藏。


打开房门,惊喜的不仅是古典的房间装饰,还有床上摆着旅舍提供的厕纸,虽然份量仅有我们一般常见厕纸的一半。要知道,印度不流行用厕纸,酒店旅舍都不会提供厕纸。房间有浴室,但坐厕和花洒看起来都已有一定历史,遗留的岁月痕迹,让我每回上大号都要出动纸坐垫。

▼ 最喜欢的是那高高的天台,爬上天台就能眺望日出与日落——日出在左边,日落在右边。同时收纳两种美景,夫覆何求?

▼ 鸟瞰半个Pushkar,小镇景致是如此迷人。

领教过等了一小时半才有饭吃的经验,邻队林悦这次先向来接车的旅舍代表,要求吩咐旅舍厨子开始准备午餐。只见这位代表掏出手机向店话另一端下菜单,大家满以为等到我们抵达Pushkar,check in,放下行李,甚至洗澡后马上就能开饭。结果是,大伙就位,先美美的喝了旅舍的welcome drink——超好喝的masala chai!然后等呀等呀等,连苍蝇都舍我们而去了,午餐还不见上桌。邻队到厨房一瞄,天啊!厨子不就是刚才那位陪我们从Ajmer过来的那位代表吗?接车,柜台登记,准备午餐,这位仁兄应该是很能干才被委任数职吧。

{圣湖遇见怪僧人}

从旅舍出来,往左转不久就到了圣湖。神圣的圣湖只有两个条规:1.脱鞋,2.禁拍沐浴者。还好并非完全禁止拍照,这湖太美了!平静的湖面只有鹅在悠悠游,湖畔的古老建筑,蓝的、白的、绿的、粉红的,色彩都是淡淡的,阳光下几乎都泛着白色,难怪有人称Pushkar为另一个白城(或称"小白",大白是正宗白城Udaipur)。


正在拍照当儿,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僧人来凑热闹,模仿拍照动作还合照,邻队在旁抹汗,"等会儿不知他要收多少钱?"。僧人玩得起劲,也不知过了多少,他突然就默默离开,也没开口要钱——事后我们怀疑他吃了大麻。

▼ 憎人来凑热闹,有样学样。

大家继续绕湖畔行走,一只白鹅忤在靠湖的梯级,见人也不走,原来在孵蛋!之前还有好心人为它用小砖块筑了个简陋的窝。白鹅就这样定定在那里孵蛋,只在有人或其他动物靠近时探出头来嗄嗄警告。

此时暮色渐浓,大家不约而同安静下来。湖畔不知哪间庙响起了鼓声和钟声,传遍整个湖泊,另一边的庙宇不久也响起诵经声。鼓声、钟声、诵经声、歌声……整个圣湖的庄严圣洁升到最高点,彷佛连空气都充满了灵气,我从没经历过这种情形,即使没宗教信仰,还是被当时的气氛所震憾。

我们就这么一直呆坐着,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,直到对岸建筑都亮起了灯,但街灯的缺席让建筑轮廓都没入黑暗。才六点半,冬天天黑得早。步行回旅舍,街市正热闹,大街两边商店或卖衣服,或卖纪念品,或卖当地食材香料,或卖当地小点心。

{在圣城吃大麻}
当天刚好是邻队林悦的生日,晚餐时旅舍端上了bhang cake大麻蛋糕。大麻是印度教中的祭祀用品,所以在这里是合法的。大麻蛋糕吃起来没有"异味"(我也不知大麻该是什么味道,但后来知道了),扁扁的蛋糕不用鸡蛋,冷冷的,甜甜的,略湿的,更像糕点。蛋糕表面大量的腰果、葡萄干、红石榴等等,让口感更多层次,也不至于令蛋糕太甜腻。我觉得这蛋糕很好吃呢!还特地多吃了一小块。

然后,餐桌上有人开始有了反应,心跳加速,但更多人是没有反应,于是不知谁提议试special lassi。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麻优酪,员工问我们要big,medium or small,刚开始还以为是杯子大中小,原来是大麻重量,点了medium。钻进厨房看大麻优酪是如何来的:

▼ 一团团如小鹅卵的大麻先用热水烫过,捏压成泥,加入优酪中,大麻把乳白色的优酪染成了灰色。杯子先抹上果酱,才倒入优酪,再点缀一些椰渣、红石榴、樱桃碎和巧克力酱,搞定!

端上桌大家都惊呼好漂亮!因为之前大麻蛋糕无反应,这次我迫不急待喝了一大口,咽下后马上感觉有什么东西飘上脑袋,不是"冲",真的是"飘",然后……无异样。之后又喝了几口,开始品尝这加料优酪,酸酸甜甜中,很明显尝到一丝不该属于优酪的青涩草味,这应该就是大麻的味道了。过一会儿,更多人有了反应,有人突然呆滞不说话,有人笑点变低什么都能点中笑穴,还有人昏昏沉沉不知所云,而我,突然感觉好冷好冷,脑袋虽还清醒却觉得像是有什么不对劲,说不上来,也许我没自己预料的清醒。

为安全起见我们没敢闹得太夜,纷纷打道回府锁好房门,结束这奇异又疯狂的一晚。离开时有人已经必须被扶着才能走动,而我猛灌开水好让大麻尽快排出,同时加了两套衣服,裹着被子,硬撑着写明信片,收到这几张明信片的朋友或许不知道这是我吃大麻后留下的“证剧”。才写两张,手抖得太厉害,连身体都在打哆嗦,寒意像是从身体里骨头里,透过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传出来。终于在灌了一整支水,连上两次或三次厕所后,才敢睡去。也许是自己多心,但我实在不希望半夜起来做出什么惊人之举,像傍晚那位僧人在圣湖边表演金鸡独立,应该只是小事一桩。

虽然隔天大家相安无事,但经过这次之后,我不敢再小看大麻的力量。

后来遇到旅舍老板,他笑问我们今晚还要不要飞翔,大家异口同声齐喊:“NO!!”

 

6 thoughts on “Pushkar,圣城的大麻初体验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