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lee 218: Born this Way,关鼻子什么事?

 
  传说中一小时半的一集原来只有56分钟,但这集以Lady Gaga的Born This Way作为主题还是很有卖点,而且Kurt回来了!对我这等到颈长的人自是期待万分。结果跟预料的有点差别,原来除了Kurt和Karofsky,还有更多“天生我材”的故事:Emma的强逼症,Quinn光鲜外表下的秘密,以及……Rachel的鼻子(?)。Kurt和Karofsky当然是这集的焦点“之一”,但最精彩的却是四个女性角色。不,不包括Rachel和她的鼻子。
Let’s aunty Tanny tell you a story. – Santana
  我喜欢Santana的这身打扮,Glee的服装偏向典雅和复古,卸下拉拉队制服后我以为Santana会是punk rock chick,被豹纹corset雷到,那个更像深宫的蛇蝎美人。呃,除了年龄Santana也称得上是毒舌美女了。当她一针见血点出其他人的外表缺陷,实在是恶毒又抵死,但最经典一次还是她对Sam的训话。
  Santana这一次还分到了独白(yay!),为得到Brittany,她再次发挥操纵他人的本事,威胁Karofsky组成“恶霸终结者”来保守学生免受欺负。当真?由两个校园恶霸?老实说真的很扯,可放在Glee加上是有目的性,尚可接受。Karofsky看来也没因此被他那班足球队友对付——上次加入Glee都被泼雪泥了——也许会留到以后,因为恶霸终结者只是为Kurt回来而开路。
Kurt Hummel’s back at Mckinley! – Kurt
  Kurt要回来首先得要解决Karofsky的事情,我只是没想到最后居然要靠别人行动,且方式这么扯。Karofsky果然变软了。
  转校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的安排,Kurt逃到Dalton之后学到了什么?于其说“避难”不如说他是在度假。DA没有朋友,但也没有恶霸,只有品行优良彬彬有礼的学生,还有他的白马王子。我真希望他们没把DA写得那么好,刚开始的笼中鸟设定很好,可惜那是DA唯一比不上Mckinley的,当初我期待的DA其实更封建可怕并没有发生,“你可以逃但你躲不过一辈子”变成了“逃避才是上策,也许天堂就在那里”。
  扯太远了,无论如何,能看见穿便服的Kurt是最让我开心的事,尤其高兴他也有份参与合唱Born This Way。歌和原版没差别,可是看见ND穿着印上自身特点/缺陷的T恤在台上载歌载舞,还是很激动。
  Kurt的另一首独唱As If We Never Said Goodbye,歌词配上MV还真适合重返McKinley的心声,除了我们看到他似乎在DA乐不思蜀。我不喜欢Kurt的高音,可这首唱得实在好,虽然唱足五分钟未免太长,但这是Chris感情最奔放最细腻的一次表演,某部分让我感动想哭,不知Glee还有多少精彩的歌唱片段因为赶时间永远留在剪辑室里。
忍不住要放这张~~~大家在听Kurt唱歌,Mark的表情多么……温柔(!),他忘了自己正演着Puck吗?
Lucy Caboosey. – Quinn
  这次几个主线我最喜欢Quinn和Zizes的prom queen争霸战。Zizes是Glee最反传统的角色,她的自信跟她的体形一样大,虽然长得不讨喜却没拿来当丑角(呃,至少不再是),她拒绝Puck让我忍不住喜欢上她,真希望编剧没把她和Puck凑成对,让她保持那女力至上的形象。老实说,看见她和Puck走在一起,还有这次Puck协助Zizes对抗Quinn真的很崩坏。编剧果然完全忘了Puck和Quinn的关系。分手是一回事,但那件事永远也抹不掉,怎可能一整年两人像没事儿似的!当然,这或许只是我这依然希望看见Puck/Quinn的人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  Lucy的事件是这集最出乎意料的,大家以为天生丽质,拥有一切的女孩,其实也曾经是别人的笑柄。这解释了为什么Quinn对在校名望如此迷恋。最后两人和解我看到了美丽的友情在滋生,就像上一季Quinn和Mercedes,可是编剧老早就忘掉了那段友情,Quinn/Zizes的友情应该也仅限一集。哎,编剧老大们,请别老是在写爱情让这班孩子男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你们写的友情其实比爱情来得更自然真挚。
I really prefer “neat freak" of “cleanybug". – Emma
  Will协助Emma面对她的强逼症,两人再度恢复第一季开始时候给我的感觉,那种真挚自然的感情,果然最美不过暖昧不明时。Emma终于正视自己的强逼症(虽然不是Born This Way但承认倒是没变),与心理医生对话一幕很引人深思。再次赞叹美剧的细腻精巧,Emma最大的问题不是强逼症,而是一再逃避面对自己的强逼症,唯有正视问题才得以解决;一如Karofsky最大的问题不是别人是否能接受他的性取向,而是他自己能否接受。我真希望Born This Way可以给Karofsky更多的故事背景,当他终于决定向善的时候,观众也必须先了解他才能同情他进而原谅他。偏偏我们得到的却是Rachel的鼻子。
Rachel Berry is getting a nose job. – Rachel
  好像没有一部剧像Glee一样拿自家演员的长相来开刷,Chord的大嘴巴,Matthew的臀下巴,本来都没发现Lea的鼻子略大。Rachel的鼻子对比Quinn的美丽,于是再度循环上季的剧情:看着Quinn挽着自己心爱男孩的手,Rachel再度成为世界最悲惨的人,还花了15分钟以及两首歌(I Feel Pretty / UnprettyBarbra Streisand)来颂扬她的鼻子。
  从Rachel的鼻子还衍生出(人尽皆知的)Finn不会跳舞的小故事外加 I’ve Gotta Be Me。歌不是太精彩,Mike的舞步倒是还有一点看头。编剧,除了这些真的没别的可写了吗?
  最后再来一首“填充”表演,Warblers唱别Kurt的Somewhere Only We Know,当然是由Blaine领唱。妈的,明明是Warblers团员话别,Blaine和Kurt还有大把时间见面,唱来干嘛?
  Keane的版本在我心中有着无可攀比的地位,DC唱歌的表情就不说,歌唱来也只是普普。唯一亮点是他站弹钢琴的stunt,摇滚演唱会我最无法抗拒这种表演。不过,直到编剧决定让DC恢复他戏外的爆炸卷发蓄胡渣在台上奔放摇滚之前,Blaine还是那个带着塑胶表情的吕奇。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