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也来开斋

 

  斋戒月,到处都有卖马来吃的小摊位。以前在KL念书时,每逢斋戒月我特别幸福,因为住家附近就有这类开斋小摊位,常常逛到我眼花瞭乱,什么都想试,什么都要吃。
  最近家里没煮,于是每天晚餐也学人家打包马来菜回来“开斋”。
  我爱吃辣,尤其马来咖哩和sambal belacan。这次打包马来菜,真是如鱼得水,每天下班都兴致勃勃地猜今天会有什么样的菜式出现。当中最令我回味无穷的是咖哩鸡,咖哩实在太好吃了!比我吃过的任何一道咖哩还要香浓,吃完了鸡,我还用面包沾咖哩汁吃个清光。又有次我跟老爸明明已经吃饱了,见咖哩汤还剩很多,倒掉太可惜,於是再去添饭,就这样淋上咖哩,唏哩苏噜地又把饭扒光。只不过不是每一道菜都合口味,我不习惯的是蔬菜,不是kerisik就是用椰桨煮得水水的,菜都惨兮兮地渗在汁里,简直可以拿来捞饭了。
  好了,一连吃了3天,肚子开始感觉怪怪的,常要上厕所,想是吃太多椰桨;再过5天,肚子隐隐作痛,想是吃太多辣椒;一个礼拜过后,开始泻肚子,几乎几分钟上一次厕所!腹部还隐隐作痛的!到底是我肚子不能承受太辣的刺激,还是某一样食物不干净?
  整个周日就跟厕所约会,连PM找我去吃日本餐都推了,SMS她“too much puasa food till cirit-birit”,没想到她居然回我:“maybe you need to puasa too.”

  这就是令我回味无穷的咖哩鸡了!

  这道有点像平时吃的nasi paprick的配菜,整个小辣椒放下去炒,友族的patern。
 四季豆炒椰丝+辣椒。

  我以为是咖哩鱼,原来是某叶茎!我从来不知道芋味茎可以吃的。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