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Straight to the Point》,绝对有共鸣

 

没想过自己有耐心听完整张都是rap的专辑,可是这一张真的很少令我分心,且听完还会再接再励继续听。
  当初在hitz.fm听《Ipoh Mali》时,只是对“ipoh mali”这个phrase很有共鸣,因为在KL念书时,到马来小食摊用餐,pak cik mak cik知道我从怡保来,都是不约而同说:“Oh, Ipoh mali!”我朋友从吉打来,却没听他们说“Kedah mali”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怡保的专用词?
  Point Blanc——当时以为是组合,后来看了MV才知道是华人。很巧公司为《超越50演唱会》办怡保聚餐会,Point Blanc也是座上客。主编问我谁来的?我说就是唱《Ipoh Mali》的那个人呀!其他同事也纷纷插嘴说:“对对!我们也有听过《Ipoh Mali》。”
  唱片公司寄来的CD先被放到我桌上,原本打算只上网略略找到资料就出,好在同事小蓝跟我借了来听,第二天马上回来报告:“超级好听!”是吗?但我对整张都是饶舌的专辑还是不太有兴趣,听一首两首不要紧,听差不多20首都是rap的,会麻木啊~
  同事贞子又借了来听,第二天又回来报告:“很好听呀!”
  已经有两个人说好听了,还是平时都没听饶舌歌的人。我终算给机会自己听,呵~还真是令人吃惊!我从来不知道大马华人也可以rap得如此有feel的,而且他不只用英语rap,还用广东话、国语,还有福建话,更会三语交替着rap!饶舌不同唱歌,叶倩雯唱广东歌字正腔圆,说广东话却令人冒汗;不过Avril Lavigne唱中文超级搞笑,就不懂是华语太难唱还是语言天份?扯远了~Point Blanc绝对有语言天份,要不是你讲得流利,休想用该语言来rap。
  《Straight to the Point》好听,在於歌词生鬼有趣,一针见血,几乎每一首歌都能令你深思反省,那种唱出你我最熟悉的大马民情,那种唱出发生在你我周围的共鸣,是听其他国家饶舌歌曲都无法感受到的。Point Blanc还采样了一些大马人耳熟能详的金曲——《上海滩》、《命运》、《亲情》、《Hujan》(超好听的!),听到那些曾经如此熟悉的旋律加插在非常21世纪的rap,又感动又新鲜。
  他还在曲间加插自演的MC潮洲粥和MC卤蛋,这两个“家伙”去参加《大马偶像试音》,遇上Paul Moss,令后者抓狂。(真的是Paul Moss来客串)
  就这样,Point Blanc成了我们部门的热门话题。那天的聚会,大家都带着他的CD去索取签名,还在人家餐厅播起他的歌来,真是给足了面子。真没想到,当初主编最担心不够号召力的人,差不多成了当天的主角。当晚我还为了他出席了表演,看到全场跟着《Ipoh Mali》摆动,我很骄傲怡保拥有了自己的“主题曲”,管其他人说什么“Ipoh mali”是bahasa pasar。Bahasa pasar不是大马的其中一种文化吗?只是它属草根文化。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