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大利:吃喝篇

 
 吃多了三文治,换换口味选沙律当早餐,只浇上橄榄由和洒上胡椒粉,第一次吃那么“清淡”。

在意大利,我们的早餐几乎都是三文治,午餐和晚餐差不多都是意大利面。因为我和PM喉咙痛,能吃的很少,来来去去不是三文治就是意大利面。
这里的三文治店非常多,尤其是罗马,每走几步就有一家,有贵有便宜。不外乎是鸡蛋三文治、芝士、牛肉、火腿、薰肉……有一次找到虾肉三文治(应该称为虾米,非常非常小),2欧元一份,是于一试。有些……难吃,你可以想像没晒干的虾米混着美奶兹再配面包的味道。有一次我买了一份牛肉三文治,牛肉饼非常非常大块,才2欧元,比起PM她们的超值多了。可也没让我高兴太久,这份三文治非常非常非常咸——真不明白为什么欧洲人吃那么咸!牛肉饼很大块,面包都“包”不完,当吃到面包所剩无几时,我开始觉得难以下咽,上次在布拉格吃到头皮发麻的感觉又回来了。


  威尼斯的晚餐,在一间叫Pizzeria Capri的比萨店解决。是别无选择。我们落脚的旅舍在住宅区内,9点街上已空无一人,问旅舍员工附近有什么餐厅,他立即从抽屉拿出这家比萨店的名片,也因此对这家餐厅的第一印象并不好。依指示到这家餐厅,侍员一听我们是旅舍介绍来的,马上热情招呼,害我们很小人地以为进了什么黑店。还好没有,食物只是一般的价钱,但意大利面和比萨都没什么特别或惊艳的,cabonara也没有荷兰吃到的那么好吃,倒是tiramisu口感一流,酒味很香很浓,一份要3欧元。
比萨对喉咙痛真的很“见效”,晚上喉咙真的像被火烧。PM说她整个晚上听见我的喉咙在冒怪声。

  来到佛罗伦斯,我吃了这趟旅程的第三盘cabonara意大利面。在阿姆斯特丹爱上这种白酱意大利面,在佛罗伦斯找到一家旅游书推荐的中价餐厅Osteria de Benci,我又点了cabonara,还是寻不回阿姆斯特丹吃到的味道。其实这家餐厅的招牌是spaghetti dell’ubriacone,一种用红酒煮的意大利面,面条都变红了,配料只有蒜粒,就什么也没有了,一碟要10欧元。PM和SL吃到唇齿留香,说物有所值,我嫌它酒味太浓,整盘面都是酸酸的。

  在罗马的三天,每餐几乎都少不了意大利面。

在Zio Ciro吃的晚餐:
  都忘了名字,一碟是海鲜意大利面,一碟是酸辣鱼,两碟味道都不太浓——也不会太咸,谢天谢地!Liguini我不喜欢,太厚,放在嘴里咬,满口都是面粉。酸辣鱼不过不失,吃起来还有点像华人的酸辣鱼,我们连鱼头也给啃掉,只剩一条鱼骨,也许老外又要傻眼了,华人真是动物的什么部份都吃的民族。
因为喉咙痛,叫了一罐可乐,顺手就拿起桌上的盐洒进可乐,不巧厨师看见,一脸好气又好笑的表情,叉着腰摸仿我们洒盐的动作。呵呵,老外应该没听过“可乐加盐”这偏方吧?其实我也不懂在哪里听来的。

  在Roma Termini附近一家餐厅吃的晚餐。
店面聘请的全是印度人,要不是摆在店面的菜单讲明有西餐,我们真会以为这是印度餐馆。主厨很热情,一直向我们推荐他的“tortellini”,一种像云吞的内丸子,但没有像云吞浸在汤里,而是用lagsana的酱料煮。我们还点另两份不同的食物,三份主菜四人分吃,还跟主厨要了四个小碟子。当他退下后,不懂谁问:“他会不会把所有食物都放在同一个盘里?”此人料事如神,主厨端上来的“果然”是一碟大拼盘!但如果这一碟像我们喝喜酒时的冷盘那么七彩缤纷就好了。我们的这一碟拼盘,颜色看起来好像是用同一酱料煮出来的。每样各试一口,也是同一味道的。失~望~极~了~所幸最后的甜点tiramisu非常美味,弥补了先前的遗憾。




 为了找这家餐馆,我们走了很多冤枉路(红线),这可真是我目前为至见过最复杂的路口!

最后一晚在被旅游杂志形容为“妈妈口味”的餐厅Da Oio A Casa,尽情享用我们在罗马的最后一餐。每人叫了一碟意大利面,SL点了罗马式烤鸡,还多叫一份马铃薯当小吃。马铃薯要命的好吃,够软够香又够油,放进嘴里几乎可以直接溶化!罗马式烤鸡味道也相当不错,发现老外煮的鸡肉都很软,我吃鸡爱抓着“撕咬”,这里的鸡肉用刀叉也可以轻易切开了。其他三道意大利面,芝士好像洒太多了,闻起来臭臭的,吃起来怪怪的,才吃半碟就腻,差点吃不完。看其他食客,从开胃菜开始吃起,然后主菜,也许第二主菜,再加一道点甜,天呐!他们的胃怎么那么大?
另外,我们也尝到了这趟旅程中味道最古怪的白开水。水本应该无气无味,这瓶装的水却有一点点的气,还有一点点的,很难形容又令我很难下咽的怪味。><"‘ 即使我的意大利面芝士再腻,也没有本事和勇气把那杯白开水喝光。


罗马的最后一餐吃得很饱,但前两天只是半饱。那两天我跟PM再度到处找吃,找到kebab,被那整堆切片的肉吸引,也不管大马一样能吃到就买了一份。3欧元一份也是值得,肉片塞到满满,还有一点胡椒的香辣,非常好吃!我们打包回旅舍吃,不吃牛肉的SL问我们是什么肉,味蕾很厉害的PM居然也吃不出是什么肉,后来再回去那间店打包(又是kebab),问了店员才知道火鸡肉。超爱吃马铃薯的PM,还打包了一整盒的马铃薯(2欧元),没有Mama House的那么香软,不过还是很好吃!

别忘了罗马还有这家百年老字号雪糕店Giolitti,就在许愿池附近,卖的gelato滑,滑,滑,又没有一般雪糕的高脂高糖。这家老店口味多得让我们无从下手,雪糕不以杯来算,而是分大,中,小,每杯雪糕都可以任选三种不同口味。我买了一杯小的(2欧元),至於雪糕口味已经忘了,但真的很好吃!除了雪糕,这里也卖三文治、甜点,甚至还有午餐。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