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大利:人物篇

 

超有耐心的售票阿姨:
对五乡地的第一个好印象,来自这位火车票柜台的阿姨。为免错过回佛罗伦斯的班车,我先去问时间,她找出几趟班车,还热心地向我建议最好的一班车。

替雇主“倒米”的帅哥:
原本已打算花5欧元过那道情人道,买票时柜台的意大利帅哥却给我们另个建——1欧元单程火车票到任何一个村落下车,再步行回来,而且情人道过了7点就不收费。之后还向我们眨眨眼,说:“千万别告诉他人是我说的。”

事实上,在五乡地碰上的人都很亲切,那两个游客服务中心的哥德妹,扮相超酷,人却超亲切;站冈的警察、杂货店老板、比萨店老板娘、雪糕店姑娘、散步的老婆婆,都令我对五乡地的印象非常非常好。

火车上的“好人”和“坏人”:
因为是买regional票,座位有限,我们都分开坐。我听到CY好像跟人起争执,后来问她,才知道有一对男女骂她的行旅堵着人行道,要她把行旅搬到上方的架子。天呀!这么重的行旅要怎么抬上去?CY不理会他们,却因没有位置,被逼跟他们坐在四位座位,我可以想像她感觉如坐针毯。我很幸运,没遇到“坏人”。身边乘客见我好像不确定在什么地方下车,还主动帮我。

冷夜中的“绅士”:
在佛罗伦斯check in时,那个带领我们到落脚旅舍的员工穿着整齐西装,冷冷的午夜高瘦的他看来有点像Ralph Finnes(’O')。他领着我们在大街小巷走了差不多半小时,当时情形有点尴尬,我们几个女生又背又拖行旅,笨拙又吃力地在石子路上走着,而这位“Ralph Finnes”则优雅地在前面带路。当然也没希望他帮忙拿行旅,因为我们有四人,大家行旅一样多,要帮谁拿也是一个问题。

罗马的“Mr. Night”:
我们罗马旅舍的柜台接待员,乍眼看有点像M. Night Syamalan。PM和SL一小时前已先check in,我和CY来到,柜台有一对老夫妇,“Mr. Night”向我和CY要了护照,给了智慧门匙卡叫我们先上楼,待会儿才下来拿护照。我不放心,他居然回答:“Hey, I don’t want your passpord.”第三天晚上又遇上他,向他拿回我们的两张门匙,他说:“一张门匙就够了,告诉我为什么你们要两张?”拿着门匙的手提得老高,语气像老师充公违禁品般,我理直气壮答:“房门一关就上锁了,所以我们上厕所都带门匙。”他满意地点点头,“很潇洒”地把门匙交给我。真应该喊他一声:“Professor.”

罗马的帅哥骑士:
一到罗马就留意到那些穿皮衣或西装,骑着电单车的骑士。这些骑士好像也成了罗马的一个特殊景致。只可惜我常常跟这些帅哥擦身而过,没能拍下他们的英姿。

热情过度的主厨:
我们总是以小人之心,遇上对我们太热情的侍员,都会担心待会儿结帐是不是会很贵?在罗马用晚餐时,有个厨师——应该也是老板——亲自出来召呼我们,还诚意拳拳地要弄个菜单上没有的“special order”给我们试试。我们是问了价钱后才敢order。食物端上来后,他不断上前来问:“怎么样?好不好吃?”食物不怎么样,但我们很是很“假”的点头说好,爱美食的PM掩饰不了失望,表情出卖了我们。最后端上来的tiramusu口味一流,主厨再上来问,PM兴奋又满足地点头,对方也总于满意地笑了。

跟司机鸡同鸭讲:
旅舍为我们召德士到机场,这位司机很热情,鸡同鸭讲一样可以聊,虽然都是他有他讲,我们有我们点头。不懂是不是讲话分心,德士险险就要撞上一辆突然闯进德士车道的私家车,好在这位司机眼明手快闪开,有惊无险。这时他放慢车速,很优雅地打开门,向对方比了个骂人的手势——没骗你们,动作真的很优雅。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