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治市 | 误打误撞闯入缅甸佛寺送架沙

 


我没有上佛堂或寺庙的习惯,此行纯为拍摄工作,却误打误撞遇上了缅甸佛庙送架沙仪式,还有免费吃喝招待。

Pulau Tikus这里有两座庙,分别是卧佛寺和缅甸佛寺,一个泰国一个缅甸,只隔条大路两对望,可以一口气参观两间。我先转入缅甸佛寺Dhammikarama Burmese Temple,据说这是马来西亚唯一的一座缅甸佛教系寺庙,1803年已经在这里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乔治市 | Cintra Heritage Guest House

 


因母亲大人临时觉定跟上,赶紧把原来已订的The Frame共享浴室房间,换成含私人浴室的Cintra Heritage Guest House。虽然已过booking的三天期限,但给The Frame两则短讯一通电话之后,booking职员就亲自打来告知搞定。Booking这方面还是挺弹性的,前提是你订的不是优惠房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带着老妈逛槟城

 


遇上把妈祖像送往观音庙的大叔

与母亲大人出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她的一时心血来潮要跟我出行把我计划打乱,赶紧把原来已订的共享浴室房间,换成另一家含私人浴室房。然后老妈长年茹素,于是这趟槟城行,跟最爱的蚵煎、白咖哩面、福建面说拜拜,反而搜起“槟城素食”来。还好老妈虽然菇素,却不会太严谨,吃炒粿条她要一碟去虾去蜡肠的,还对这碟小印度“安乐茶室”的炒粿条赞不绝口。

原来是我自己顾虑太多,老妈平时虽然麻麻烦烦,但这趟出行最大困难不来自她,而是意外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被遗忘的怡保人民公园

 


怡保人最熟悉的公园,应该就是DR Park,那是几乎所有六、七字辈怡保人的童年回忆。而位于近打河畔的人民公园People’s Park,据说1900年便存在,比DR Park历史还要悠久!

我的童年记忆里完全没有人民公园,2000年公园大翻新,我人不在怡保毫不察觉。直到回来怡保,每回开车从新街场过桥到旧街场,总会留意到这座装饰得华丽丽却毫无人气的公园。有次开车拐入,放慢车速见公园里的亭子都被流浪汉占据了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沙巴|Grandis 无敌海景房

 


这是名副其实的风景房,落地玻璃可直接观赏无敌海景,海岛与天连海的美景还附送夕阳。呆在这里的三天,我根本不想出门。

亚庇市不大,却挤满了大大小小各种不同等级的旅馆酒店。多年前住过一间平价旅馆,就位于加雅街中心;这次的Grandis Hotels & Resort虽不在加雅街,地理位置依然好到不行。乘船出海跳岛码头就在隔壁,加雅街仅隔两条街、步行不需要3分钟;要去新天地步行5分钟就到;酒店还与Suria Sabah商场相连,出门拐个弯就可以血拼,Starbucks也在酒店隔壁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沙巴 | Avangio Hotel

 


机场接了第一队家庭,接下来似乎就一直在路上。从机场到Salut海鲜餐厅开了超过一小时,遇上下班塞车,几段路慢行,小朋友已经在嚷嚷到了没到了没有。从傍晚开到迟暮再到天黑,才终于来到一个偏避的海鲜餐厅。在Salut海鲜晚餐后,先把客人送到香格里拉莎丽亚度假酒店,又开了快一小时,才终于来到我下搭的Avangio Hotel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雪隆 | 碗豆旅舍PODs Backpackers Home

 

过往到KL过夜一定会找茨厂街一带,有次想尝鲜住进了小印度这家背包客栈PODs,没想到一住就爱上了这家苹果绿的“碗豆旅舍”。不但住得舒服,也因为地点实在太好了!步行到Nu Sentral只要一两分钟,三分钟到KL Sentral,其实站在旅舍大门就可望见Nu Sentral。

这里一张床位RM35(有16人房和4人房),双人房RM80,我住单人房RM60,59平方尺的房间,一张床褥,一个宜家式的衣柜,还有个可以望见街景的落地窗。这里随便哪一间房的窗外景色都比我家房间的美——双层排屋的后房除了小巷和对面人家,也不奢望能看见什么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吉隆坡 | 巴杀里的深夜食堂

 


在半山芭巴杀里的一个卖面小摊位,一般上晚上10点后才开始,卖到凌晨4点,可是名副其实的深夜食堂。晚上9点半,巴杀这一区依然灯火通明,除了在御货的鱼贩,就是这家面食摊档。一下车,迎面而来的风带着鸡屎味,真是风味十足。一只老鼠在不远处窜过,猫儿懒洋洋地也不瞅老鼠一眼,偏偏在这么一个令很多人望而生畏的地方,隐藏了一家一流的咖哩面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公路小旅行 | 上76号公路寻找记忆中的湖

 


76号公路不像城市之间的高速公路,除了道路比较新,穿行乡村森林的单边行车道其实很像一般旧路。平日的上午,路上几乎没车。与我们同行的就是一辆大罗里和一辆小客货车。我们彼此相互超车又相互跟随,就这样一路走了好久。

段姐当行销员,几乎每天在路上。她说有次去玲珑,经过一个很漂亮的湖,念念不忘,想要回去寻找。于是,某个工作天她刚好约见玲珑的客户,我跟她北上玲珑,结果演变成两人一同翘班。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