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路小旅行 | 上76号公路寻找记忆中的湖

 


76号公路不像城市之间的高速公路,除了道路比较新,穿行乡村森林的单边行车道其实很像一般旧路。平日的上午,路上几乎没车。与我们同行的就是一辆大罗里和一辆小客货车。我们彼此相互超车又相互跟随,就这样一路走了好久。

段姐当行销员,几乎每天在路上。她说有次去玲珑,经过一个很漂亮的湖,念念不忘,想要回去寻找。于是,某个工作天她刚好约见玲珑的客户,我跟她北上玲珑,结果演变成两人一同翘班。
Continue reading

 

海·浪滔滔,承载梦想的民宿

 


梦想人人有,却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实现。

海·浪滔滔民宿的老板Steve在办民宿之前,完全没有酒店经营的经验,有的只是一股热忱与傻劲……大浪中回民宿,听着海浪爸爸说着他儿子梦想开民宿的故事。可惜当时我晕船,没把故事听完。

马来西亚的许多小镇,总是会有这么一两家充满住家味的民宿,除了提供旅人一个落脚地,也提供各种当地生态游度周末。这类亲亲大自然staycation我却一家都还未体会过。海·浪滔滔也是因为第二天一早要出海上天空之镜,于是在这里留宿一晚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两度造访天空之镜,雨天晴天全包了(下)

 


上回说到我很幸运地成了海·浪滔滔民宿第一队因天气因素、上不了天空之镜的团。事隔两天,我再度回到这个地方,朝同一个目标出发。

当时是初十八,这个月能看见天空之镜的最后一天。出海时间已推迟至10点,才抵达民宿,海浪爸爸已在号召大家赶快出发,海已退潮,一旦水位太低,渔船就不能开了。大伙匆匆忙忙挑了水靴,匆匆忙忙上船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两度造访天空之镜,雨天晴天全包了(上)

 


两次的天空之镜,一次下雨掀大浪无法登上,一次却是晴空万里一片蓝天,天空之镜的晴天和雨天,全给我包了!

几年前被一张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的照片给震慑,晴空万里下一辆吉普车驰过,地面是另一个折射的世界,水面如此晶萤,天空如此明亮,那是一个纯净无杂质的世界,仿佛此景只应天上有。几年后,传出“大马版天空之镜”,很本能的认为不过是个二等的山寨版,随着越来越多照片流出,我们的天空之镜,居然也不差!

刚好友人组团,天空之镜+沙沙兰一日游,抱着好奇心和段姐一起报名参加。好巧不巧,工作单位也把天空之镜列入行程中,变相一周两度造访天空之镜。没想到,两次的天空之镜,一次下雨掀大浪无法登上,一次却是晴空万里一片蓝天,天空之镜的晴天和雨天,全给我包了! Continue reading

 

大马盆舞会跳足一整晚

 


如果不是亲自出席,我不知道原来本地还有如此大型的日本庆典。

傍晚六时许前往,未到松下户外体育场,已见停在路边的车龙,许多人把车停得老远,开始步行进入会场。不少美眉作日式打扮,还有小妹妹,矮小身躯背后系了个超大的结级可爱!可惜坐在车上没能把她拍下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乔治市 | 住进古迹客栈仁爱堂

 


乔治市有不少老店改成的精品酒店,价钱也高大上,仁爱堂相比之下显得很亲民。最低RM200++就可以住上一间拥有私人卫室的双人房,最贵的套房RM420++可睡四人。

仁爱堂不是中药行吗?她的确是一间中药行,但如今她也是一间古迹精品酒店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公路小旅行 | 金宝鸿记炸丸

 


周末难得几个拍照兼makan kaki都在,就来个半天小旅行。金宝是这次的目的地。对于这个小小的市镇,印象就是“金宝老鼠粉”,再来就是拉曼大学。九点才从怡保出发,前天下了一天的雨,今天阳光尚是软软的,远处的山在飘渺云雾中。

先拐到拉曼大学拍照,来到金宝市中心,已是中午一点多。我们错过了巴杀美食,幸好炸丸有午市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公路小旅行 | 金宝拉曼大学

 


我是拉曼校友,但和拉曼大学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我毕业自吉隆坡的拉曼学院,拉曼大学之后才创立,拉曼学院如今也升为学院大学College University了。其实学院也好大学也罢,都是培育人材学费又相对平民的学府——据闻UTAR比KTAR贵了三倍,但还是比私人学院便宜。

对于这所才落成几年的大学,还是抱着一种“前校友”的自我身份认同去拜访(误)。依山傍水的拉曼大学,校里校外到处都是天然和人工绿植,各个角落充满绿意,在这里念书真是超有机! Continue reading

 

吉隆坡 | 回教堂的洋葱头呢?

 

建于60年代的国家清真寺,没用上传统花卉图形磁砖作装饰,甚至没有最经典的圆形穹顶,整座清真寺全以俐落的几何图形及干净的线条为基调,即使放在21世纪,依然是一座前卫的建筑。

一直以来对回教堂都情有独钟,一方面因许多回教堂不对异教徒开放,越显神秘越让我想探索;另一方面因这些富丽堂皇的伊斯兰建筑实在太漂亮。我的确是完完全全冲着回教堂建筑本身而来。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