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点2016年住宿之最

 

去年工作出行多,有机会体验了许多不同类型的住宿。呆在海上六天考潜水证的日子很难忘,也难忘那充满工业风格的钻油平台住宿;背着行李爬到半山体验树屋,半夜肚疼下树上厕所可不好玩;第一次带老妈体验民宿,有幸遇上了超级好的服务;入住胶囊旅舍要求对窗口,结果成了truman show。


最钟爱:东印度阁
由一所百年老房子改成,里外结构保留完好,连家具装潢也古色古香,中庭花园非常漂亮,每个角落都是拍照点,还有一只很傲骄的猫咪。我爱死了这里的一切!只要遇上booking有折扣,东印度阁必定是我的首选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SeaVentures Dive Rig | 住在海上是什么感觉?

 


在这里六天,每天上上下下,刚开始如谜宫般的走廊已成了最熟悉的路径;工作人员都相熟了,碰面哈啦就像朋友;无时无刻都有蛋糕甜点吃很幸福;每天听着搬动氧气桶的碰撞声、升降机上下的操作声,已是最熟悉的声音;甲板上躺着看日落吹海风等开饭,成了最闲暇的时光,潜水习题怎么好像永远都做不完? Continue reading

 

Belum Rainforest Resort | 只想无所适事地发呆

 


在热带雨林的怀抱中泡在泳池里,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?无边泳池连接一整面的湖水,会是什么样的风景?坐在天台上喝啤酒吃零食,偶尔抬头星星在不在?沿着森林里的白色走道探索,又会发现什么?即使无所适事,窝在卧室里发呆,你依然坐拥落地玻璃窗外的一整片绿意。

我后知后觉,身为霹雳人直到近几年才得知柏隆森林的存在。这一趟也并没深入皇家柏隆森林(其实申请准证大马人只要一天),中午时分乘船在若大的天孟莪湖上来来回回,比森林徒步还累,到几个点沾酱油看了很多新鲜的大象粪便。那一双鞋底磨破、已准备抛掉的跑步鞋居然还hold得住——回来我把它供奉养在鞋架上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乔治市 | 东印度阁East Indies Mansion

 


对老房子总有一股莫名的好奇和喜爱,那时候的建筑成本与设计,都是现代建筑所望尘莫及的。也因此,我特爱住进由老房子改成的民宿或酒店,以满足自己一窥老屋架构与装潢的好奇心。

住进东印度阁,像是到哪个富人的豪宅里作客,屋外的交趾剪粘艺术颜色鲜艳,大堂的屏风木门保留完好,包括那必须跨过的高高门槛。两个庭院小而精致,老木门把中庭花园框成一幅古色古香的画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乔治市 | 误打误撞闯入缅甸佛寺送架沙

 


我没有上佛堂或寺庙的习惯,此行纯为拍摄工作,却误打误撞遇上了缅甸佛庙送架沙仪式,还有免费吃喝招待。

Pulau Tikus这里有两座庙,分别是卧佛寺和缅甸佛寺,一个泰国一个缅甸,只隔条大路两对望,可以一口气参观两间。我先转入缅甸佛寺Dhammikarama Burmese Temple,据说这是马来西亚唯一的一座缅甸佛教系寺庙,1803年已经在这里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乔治市 | Cintra Heritage Guest House

 


因母亲大人临时觉定跟上,赶紧把原来已订的The Frame共享浴室房间,换成含私人浴室的Cintra Heritage Guest House。虽然已过booking的三天期限,但给The Frame两则短讯一通电话之后,booking职员就亲自打来告知搞定。Booking这方面还是挺弹性的,前提是你订的不是优惠房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带着老妈逛槟城

 


遇上把妈祖像送往观音庙的大叔

与母亲大人出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她的一时心血来潮要跟我出行把我计划打乱,赶紧把原来已订的共享浴室房间,换成另一家含私人浴室房。然后老妈长年茹素,于是这趟槟城行,跟最爱的蚵煎、白咖哩面、福建面说拜拜,反而搜起“槟城素食”来。还好老妈虽然菇素,却不会太严谨,吃炒粿条她要一碟去虾去蜡肠的,还对这碟小印度“安乐茶室”的炒粿条赞不绝口。

原来是我自己顾虑太多,老妈平时虽然麻麻烦烦,但这趟出行最大困难不来自她,而是意外。 Continue reading

 

被遗忘的怡保人民公园

 


怡保人最熟悉的公园,应该就是DR Park,那是几乎所有六、七字辈怡保人的童年回忆。而位于近打河畔的人民公园People’s Park,据说1900年便存在,比DR Park历史还要悠久!

我的童年记忆里完全没有人民公园,2000年公园大翻新,我人不在怡保毫不察觉。直到回来怡保,每回开车从新街场过桥到旧街场,总会留意到这座装饰得华丽丽却毫无人气的公园。有次开车拐入,放慢车速见公园里的亭子都被流浪汉占据了。 Continue reading